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友润电子 >  正文
126人殒命荣家湾1997京广线荣家湾特大相撞事故令人惨不忍睹
发布日期:2022-01-14 08:53   来源:未知   阅读:

  1997年4月29日10时34分,一列旅客列车接近位于京广线处的荣家湾车站,该列车执行的是由长沙站开往茶岭站的818次广铁集团管内旅客列车的运行任务。全列编组车厢17辆,全部由22型客车车厢组成,总重901吨, 当时负责承担列车牵引任务的本务机车为配属于广铁集团长沙机务段的罗马尼亚制ND2型内燃机车ND2-0222号车。

  与此同时,在818次列车身后的一个区间段,另一列旅客列车正以每小时120千米的时速行驶,该列车执行的是由昆明站开往郑州站的324次快速旅客列车的运行任务。全列车编组车厢17辆,混编着22型客车车厢和25B型客车车厢,总重882吨,当时负责承担列车牵引任务的本务机车为配属于广铁集团长沙机务段的东风4B客运型内燃机车(大橘)东风4-2520号车。

  因为324次是快车,而818次是慢车,因此调度室通过荣家湾站值班员曾海泉告诉818次列车机班乘务组的2名司机,进入荣家湾站4道临时停车,计划待避身后的324次列车。随后荣家湾站信号员李满娟为818次列车开放了4道进路。

  10时35分,818次列车依照调度指令经12号道岔反位进入荣家湾站4道并稳稳地停了下来,按计划,列车将在这里等到324次列车通过荣家湾站后再继续行驶。10时42分,324次列车正线通过了黄秀桥站,驶上了京广线秀黄桥至荣家湾区间段。司机李建文通过无线列调系统通知荣家湾站值班员曾海泉:本次列车正在接近荣家湾站。而曾海泉立即布置信号员李满娟办理324次列车2道出站信号后告知324次机班在2道通过,并为其开放了进站信号机。

  10时48分,324次列车以每小时117千米的时速准备过站荣家湾,当列车通过12号道岔时,位于东风4-2520号本务机车司机室内的司机李建文和副司机陈勇惊恐地发现列车竟然往左一拐,上了4道,而此时在4道上正停着待避他们的818次列车。大惊失色的2人当即拉闸采取制动,但已经为时太晚:前方818次的列尾车厢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和324次车头距离快速拉近,很快整个车厢的轮廓就充满了324次列车本务机车的前挡风玻璃,碰撞已经不可避免——

  10时48分,来不及制动的324次列车重重地撞上了818次列车的列尾车厢,由于324次列车当时的时速依然超过100公里,巨大的撞击动能使得东风4-2520号本务机车和机后第1至第9位车厢完全被甩离轨道,呈“之”字形横七竖八地颠覆在荣家湾站内,一部分车体冲上了站台,撞碎了钢筋混凝土的台沿,一时间碎块横飞;机后第10和第11位车厢虽未颠覆,但也完全脱轨;至于无辜突遭横祸的818次列车,来自324次列车的撞击导致其机后第15位、16位和17位车厢脱轨并颠覆。

  此时此刻的荣家湾车站,成了一副混合着钢铁和鲜血的人间炼狱。撞击导致324次旅客列车本务机车东风4-2520号车报废,9辆车厢报废,大破3辆,小破1辆,818次列车2辆车厢报废,中破1辆。总共造成126名乘客和列车员遇难(另一个说法是338人遇难),48人重伤,182人轻伤。铁路线米,直接经济损失人民币415.53万元。构成一起铁路交通列车追尾冲突特别重大事故。

  首批到达现场是岳阳县委县政府的公务员和闻讯赶来救援的居民。县委和县政府的干部们在现场组成救援指挥部,指挥民兵封锁现场,除救援人员外一律不准进入,执行1号紧急处置方案,其中重要的一条就是:如有哄抢财物者立即五花大绑扭送公安局,现场秩序被迅速的控制下来。

  随后人们在岳阳县县委书记的指挥下先救援可以救援的生还者,一帮穿着整洁体面的干部们此时此刻放下了所谓的体面,人人奋勇,个个争先地帮助转运伤员,油污,血水沾满全身也在所不惜,有的鞋都跑丢了仍然赤脚狂奔。在干部和群众们的努力下,在附近的驻军和专业救援队伍到来之前,现场除了压在车厢底部、难以救出少数伤者外,其余的伤者基本被抢救出来。在专业救援人员接手救援后,干部们又帮助搬运遇难者遗体。

  5月2日7时48分,损毁的机车和客车车厢全部起复完毕,荣家湾站恢复正常行车。

  事故由铁道部安全监察司和广铁集团安全监察室负责调查。1997年5月3日9时03分至10时26分,调查组中的专业技术人员对4月29日324次旅客列车与818次旅客列车尾部冲突原因进行了现场模拟试验。

  经过反复试验和调查,调查组得出了荣家湾4.29特大行车事故的直接原因是时任长沙电务段荣家湾信号工区信号工郝任重当日在12号道岔电缆盒整理配线作业时,瞒过车站值班员,将12号道岔XB变压器箱内1号端子电缆线号道岔在反位时不向定位转动;又擅自使用二极管封连线号道岔定位假表示,破坏了12号道岔与Ⅱ道通过信号的联锁关系。

  郝任重在818次列车进站后及发现324次列车将要进站时,既不将二极管卸下,恢复1号端子电缆线,又不拦停列车,导致本应从Ⅱ道通过的324次旅客列车进入4道,与停在该道的818次旅客列车尾部相撞。信号工长吴荣忠在明知郝任重违章作业的情况下听之任之,事后还帮忙清理罪证并订立攻守同盟,是该次事故的重要责任人。

  因此,郝任重,吴荣忠被开除籍并交由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1997年5月16日广州铁路公安局对2人侦查终结后以破坏交通设备罪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1997年8月22日广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审理本案。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铁路法》第六十一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一十条第一款、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处被告人郝任重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处被告人吴荣忠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对其他负有责任的有关人员,由监察部牵头,铁道部监察局配合按有关规定作出行政处分。

  首先是要从思想认识上牢固树立安全第一的观念。在当前铁路运输十分繁忙的情况下,更要正确处理好安全与效益的关系,切实解决好运输生产与设备维修的矛盾,加强安全管理,确保铁路运输安全。

  其次要从技术手段上采取防范措施,要加大科技含量,采用先进的冗余技术,提高信号联锁设备的可靠性。对联锁设备要实行微机监控,实现自动记录、自动报警,最大限度地提高设备的监控水平,防止人为因素造成的事故。第三是要从强化管理上加强现场作业控制。对影响信、联、增长设备正常使用的维修作业,应严格落实双人作业制度,加强岗位作业互控,车、电部门间的联控。严格维修作业的联系、要点、登记制度,加强日常维修和施工作业的检查指导,堵塞安全管理上的漏网,切实落实各项安全措施。

  第四点是要改革现行信号维修体制。为解决设备维修与运用的矛盾,要改革现行信号维修体制,改变现在利用行车间隔、零星要点的维修方法,信号设备必要的维修作业纳入月度运输计划或采用开“天窗”的维修方法进行。最后是要加强安全重点部位的防范。以这次事故为教训,立即在全路范围内广泛深入地开展一场“反违章、防破坏、保安全、保畅通”活动,加强铁路治安保卫和安全重点部位的防范,严格关键工种的人员审查和把关,提高广大职工的政治敏锐性和警惕性,严防破坏,特别要警惕生产作业过程中的破坏。植物照明已成为LED领域一个极具吸引力的发展方向洛阳宜阳上周(111-117)中骏·雍景湾